Marantz Way - Model 30™

Model 30的設計理念

Marantz之道

品質至上

無損音樂是目前的熱門詞彙。Apple Music 最近開始提供無損歌曲,Spotify承諾在2021年推出新的無損功能,而且一段時間以來,Amazon Music已經提供高清音樂串流。有鑑於此,你可能會問,為什麼在這個數碼串流媒體的世界裡,Marantz要製作一款全新的全模擬合併擴音機?答案既簡單又複雜。

自1953年以來,Marantz品牌持續融合藝術與科學,實現“為原音而生,與優雅相伴”。一代又一代的Marantz音響大師努力讓聽眾盡可能地接近音樂,致力於創造情感上的聲音體驗。隨著高品質串流媒體成為主流,這種工藝現在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。“Marantz傳遞出溫暖而又層層遞進的聲音,” Marantz總裁Joel Sietsema說道。“這要歸功於工藝,以及對每一款產品的每一個元件的高度重視。”

在最後的重播階段,所有聲音都是模擬聲音。在MarantzModel 30產品中,放大器不負責數碼串流到模擬的轉換,而把重點放在以模擬形式傳遞聲音的音樂性上。


“Marantz傳遞出既溫暖而又層層遞進的聲音。這要歸功於工藝,以及對每一款產品的每一個元件的極致重視。”

- Joel Sietsema

堅守豪華音效的前沿

Marantz Model 30是現代擴音機的典範,營造了無拘無束、跨越時空的聲音。Sietsema表示:“Model 30相當於選擇一款瑞士機械鐘錶而不是蘋果手錶。” 在過去的20年裡,Sietsema幫助塑造了高端和豪華音響品牌市場。“畢竟,本質上聲音就是一種模擬現象。”

“自從Saul [Marantz]創立公司以來,今時已不同往日,但在過去的近七十年歷史裡, Marantz一直身處促進聲音發展的前沿,擁有久負盛名的先進技術。所以對我來說,重要的是創造經久耐用的產品,並能夠反映我們的核心目標。Model 30是現代擴音機的榜樣,設計壽命長達數十年。”

2017年, Marantz停下腳步,思考如何以更好的方式體現豐富而重要的傳承以及音響理念,如何與現代客戶溝通——那些非常關心品質、真實性和工藝的客戶。經過三年密集的設計和工程項目,Model 30問世;這是一款合併身歷聲擴音機,建立在 Marantz品牌的悠久歷史之上,融合了現代設計的思維。“我們推出了MODEL 30作為全新旗艦型設計,” Marantz的產品類別總監Emmanuel Millot介紹。“我們希望在不替換現有產品的情況下在產品系列中新增一款。更確切地說,Model 30代表著一種全新策略。考慮到聆聽行為和黑膠市場的復興,我們開發了一款全新且帶屏蔽保護的專用級唱頭放大電路,並對MC輸入進行阻抗匹配調整,因為我們注意到新一代的唱針比老一代的阻抗更高。所有這些都是為了優化音質。”

連接願景

“通過重新設想我們以往產品的設計DNA,Model 30與Marantz一些非常重要的標誌性產品有著直接的聯繫。”Sietsema表示。“中央 '舷窗顯示幕' 是Marantz擴音機的一個重要功能。精確的控制項借鑒了 Saul Marantz的一些早期產品,並且其產品外觀和標識,擺放位置和保養等與我們重視品質的傳統和歷史相呼應。”

“既有現代感,卻又能保持傳統風格,有時候這種平衡需要仔細權衡。“早期的Marantz產品一直受到收藏家和愛好者的高度評價。這些產品直接反映了 Saul Marantz最初的願景,體現了價值觀、品質和音質,這些一直都是Marantz不斷前進的動力。”

“我們希望保留一款純粹的模擬放大器來彰顯Marantz的傑出才能,”Millot說道,“我們想證明,我們可以使用先進的D類放大器來傳遞富有音樂感的聲音。”他補充說: “我們開發了SACD 30n這款數碼綜合播放器,與Model 30形成互補。當兩者連接時,電源開/關和顯示序列完全同步。這是一種理想的方式,體現出這些產品對於彼此的意義。“

黃金比例

與所有Marantz產品一樣,在設計中傳達音樂感是不可或缺的部分。關鍵的途徑在於打造閃爍金屬光澤的音響產品,傳遞出Marantz的溫暖之聲。深沉的啞光色調與柔和的線條、無縫的儀錶和現代的細節設計相得益彰。“我們仔細考慮了這款作品的比例 -- 控制旋鈕、舷窗顯示幕和品牌標識之間的關係,” Sietsema解釋道。“本款擴音機整體採用了黃金比例,並且表面紋理基於斐波那契圖案,這些圖案來自於自然界的水波、聲波和光波。前面的儀錶板使用抽象的 “波浪” 來傳達聲音的運動及其與環境的相互作用,並且我們設計了一個隱藏的光源,以創造光環效應,同時突出產品的音樂性。”

對稱之美

在尋找將這種音樂性融入擴音機外觀和感覺的方法時,Marantz設計師向樂器尋求靈感。他們發現,“樂器顯示出發聲所固有的特徵,” Sietsema說,“結構對稱就是一種放大方法和聲音的投影。對稱性因諸多原因而顯得極為重要。

Saul Marantz從一開始就明白了這一點——對稱之美。他的第一台放大器採用了這個概念,這也是如今Marantz均衡設計理念的基礎。